• 注册
  • 经验杂谈 经验杂谈 关注:3 内容:109

    在单位,情商高是一种顶级实力!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打赏作者
    • 经验杂谈
    • 土笔杆

      一、情商

      会场或饭桌上,一些年轻人听师长辈说话入神,不知道给师长辈添茶倒水。

      认真聆听师长说话,固然不失尊重;但也要能“一心两用”,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不能顾此失彼。

      有的年轻人也知道倒水,但因为有些领导用的是不锈钢茶杯,看不清茶杯里还剩多少水,无法及时续水。这里有个技巧,就是注意看领导喝茶时的茶杯仰角,仰角大,说明杯中水快要见底了。

      酒桌上敬酒也有讲究。比如市总工会的主席(党组副书记)与党组书记(副主席)通常分设,虽然通讯录中主席排序第一,但其实二人职级相同。

      一些党组书记对此很敏感。酒桌上如果先敬主席酒,党组书记可能会心里不舒服。怎么巧妙地解决这个问题呢?

      我通常是等,等有人敬主席酒的时候,赶紧趁机同时敬党组书记。这样,主席以为是因为自己正忙着,也不好怪罪。

      有时敬酒,敬的是A,可其隔壁的B却以为是敬他,笑嘻嘻地端起了酒杯,而A却还没反应过来。

      这时咋办,及时跟B解释说“我其实是敬A,您稍等”显然不妥。这时候就应该很自然地向B敬酒,像是本来就是敬他的,化解尴尬。

      酒桌上,有的看似情侣其实是兄妹,有的看似夫妻其实只是关系有点那个的一对男女,没有弄清其之实质性关系前,千万不能想当然地定义其关系,免得闹个大红脸。

      有疑问时,不妨先打听清楚,不便直接询问时,可以先侧面了解。

      二、好话

      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,有时对领导说点好听的,也不失为一种情商。

      有一次,市人大常委会黄主任来各区视察普法。回到办公室后,区委书记嘀咕:“今天随黄主任看了四个区的普法咨询台,金安区的展台前人气可明显比我们的火啊!”

      区委夏副书记分管这项工作,一时无语,脸上露出沮丧的神情。

      我当时任区委办副主任,闻言开玩笑地说:“也许我区法制工作做得好,群众没有那么多问题需要咨询呢!”

      书记一听也笑了。他其实未必会把这话当真,只不过放松一下焦虑,逗个乐。

      据史书记载,有一次,唐太宗率亲信侍臣在花园游玩。当停在一棵大树下歇息时,看见这棵树枝繁叶茂,挺拔魁伟,不由得赞道:“好一棵大树!”那天陪在唐太宗身边的是宇文士及。他连声附和:“确实是一棵好树啊!”然后引经据典滔滔不绝,凡脑袋里能想到的溢美之词都翻了个遍。

      唐太宗当即厉声说:“魏征经常提醒我,要我远离那些天天花言巧语不离口的佞臣,我还一直没明白他指的到底是谁。以前倒也怀疑过你,只是一直没下定论。今天看来,你就是那个佞臣!”宇文士及赶紧跪下叩头谢罪,诚惶诚恐。他的这番丑态被史官记了下来,传为笑柄。只不过,宇文士及后面的辩解,史官有意装作没听到。

      宇文士及说:“臣每天都伴随在陛下身边,看到那些朝臣老是在朝堂上廷争面折,还个个摆出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架势,有时候搞得陛下话都不好说。今天陛下好不容易忙里偷闲,假如我这做臣子的还不能顺从您的意思说一些好听的话,您虽贵为天子,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啊!”唐太宗立刻转怒为喜。

      “朝廷中有奸佞小人,还望陛下远离他们,切勿受其蒙蔽蛊惑!”这是魏征给唐太宗上书进谏时总会提到的内容。在魏征生前,李世民对他宠信有加,死后却毁了他的碑文。

      张居正是万历的帝师,一方面出于对“学生”的负责,另一方面要在其他大臣面前立威,张居正会苛责万历,有时甚至是“怒吼”。这样一来,一种叛逆的心情便滋生了,而且愈演愈烈。最终变为万历对死后的张居正的报复。

      什么事都有代价。想做忠臣,先要自保其位,否则皮之不存,遑论其他。非原则问题上,可以学学宇文士及。附和唐太宗点赞大树几声也无妨。假如魏征在身边,借着这棵大树又唠唠叨叨阐发半天为君治国之道,恐怕只会惹太宗厌烦。

      人都有自尊,所谓“打人不打脸,骂人不揭短”,另有所谓“伸手不打笑脸人”。如果魏征、张居正注意点说话的艺术,不是动辄“唾沫星子都溅到了皇帝脸上”,恐怕也不至于死后立即遭到报复。

      要不是玄武门政变篡位,逼父弑兄杀弟夺妻屠侄,枉死无数人,唐太宗有小辫子攥在魏征等大臣手里,兼有长孙皇后说好话,可能唐太宗“早晚要杀了这个乡巴佬”的话早兑了现。

      三、底线

      笔者所在区,1990年代有一位能人,那时候就知道开办驾校。他与官场打交道特会来事。

      区委书记有一次在公开的会议上就说:这人提溜着个小包,看到男人敬香烟,见着女人散小糖,但你们一定要提防着他点。区委书记还特意跟某乡书记乡长提醒,你们跟他合作搞开发可以,但千万不要让他给拖下水。

      谁知道,这个乡的书记乡长最后还是被“一锅端”。因为书记乡长都收了他一套房子。而这位能人,后来也因为贿赂案跳楼自尽。他的儿女为这事上访了许多年,说其中有阴谋。时过境迁,成了永远的谜。

      笔者的岳父,曾任职该乡邻乡书记。那里有一位能人也是这般会来事,可没有人敢用。我岳父看他善于请人钓鱼喝酒,又能插科打诨,特别能交通上下,就用了他,专搞对外联络,跑办项目。

      某晚月黑风高,他送来一台冰箱。在1980年代,冰箱可是稀罕物。但岳父硬是没收。这位能人没辙,说:“不瞒你说,共拉了三台,另两位都收了。”

      岳父说:“那是他们的事,我不收。”这位能人又说:“您看卡车已经走了,今晚暂时先放您这儿,明儿再拉走。”我岳父很固执,说不行,坚决要求连夜拉走。现在,这位能人与我岳父都早已退休,安度晚年,其乐融融。

      古话说:人至察则无友,水至清则无鱼。

      俗话说,高讲高答,低讲低答。

      现在考察干部,也特别强调要善于团结不同意见的人一起合作共事。

      这考验的就是人的情商。而情商体现在工作、生活的每一个细节。但讲情商的同时,永远不要忘了守底线。

  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