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查看作者
    • 最新党史学习教育专题党课讲稿,建议收藏!

      近日,全国各地广泛组织各级党组织书记、党员领导干部、优秀共产党员、老党员等为党员讲授党史学习教育专题党课。

      党课讲得好不好,讲稿内容是关键。之前,党员小书包就为大家分享过搜集党课资料的平台。今天,我再精选一篇最新党史学习教育专题党课讲稿,供您参考。

  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  刘伯坚:生是为中国,死是为中国

      革命战争年代,无数仁人志士都义无反顾地走上了革命这条艰辛道路。他们为实现革命的初心与使命,无畏牢房,不惧牺牲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,理想信念之火一经点燃,就永远不会熄灭。刘伯坚就是这些革命斗士之一,他在暗无天日的牢狱之中,仍心怀国家。本文选读的是刘伯坚烈士在狱中留下的写给妻子的遗书,这封短短的遗书中有对革命事业的眷恋、有对骨肉的期望、也有毅然赴死的决绝,唯独没有的就是恐惧。但他不知道的是,他的妻子已先他一步在闽西游击区光荣牺牲,再也不能读到丈夫写给她的这短短文字。

      叔振同志:

      我的绝命书及遗嘱你必能见着,我直寄陕西凤笙及五六诸兄嫂。

      你不要伤心,望你无论如何要为中国革命努力,不要脱离革命战线,并要用尽一切的力量教养虎、豹、熊三幼儿成人,继续我的光荣事业。

      我葬在大庾梅关附近。

      十二时快到了,就要上杀场,不能再写了,致以最后革命的敬礼。

      刘伯坚

      三月二十日于大庾

      革命烈士简介

      刘伯坚,原名刘永福,又名刘永田,四川省平昌县龙岗寺人。中国共产党的早期优秀党员,中国工农红军早期优秀将领,无产阶级革命家。1935年3月4日,刘伯坚在率部突围时不幸被捕,在被关押了十多天后,于21日英勇就义,时年40岁。

      中国共产党早期的优秀党员

      1920年,刘伯坚赴欧洲勤工俭学,这期间他阅读了大量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,认真研究俄国十月革命的经验。1921年,他与周恩来、赵世炎、陈延年、李富春、李维汉、聂荣臻等人发起组织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,1922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,并曾任中共旅比(利时)支部书记、中共旅欧总支部书记。1923年,刘伯坚进入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,为中共旅莫支部和旅莫共青团负责人。

      我党我军政治工作第一人

      刘伯坚,被毛泽东誉为“我党我军政治工作第一人”。1926年刘伯坚留学回国后,按照中共中央指示应邀到冯玉祥部任国民军第二集团军(即原西北军)总政治部副部长。大革命失败后,刘伯坚再次被派往苏联学习军事,并出席了中共六大。学习结束后回国到中央苏区工作,先后任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政治部主任、中革军委秘书长、中革军委总政治部宣传部副部长、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,参加了中央革命根据地历次反“围剿”斗争。

      1931年底,在中革军委领导下,刘伯坚参与国民党第二十六路军宁都起义的组织、策划和联络工作,为宁都起义成功举行做出了重要贡献。随后,他担任由起义部队改编的红五军团政治部主任。按照党中央和中革军委的要求,刘伯坚等在红五军团建立起党的组织,按照红军的建军原则,对部队实施革命的政治教育和多方面的政治工作,使这支起义部队很快成长为红军的一支劲旅。

      “军中骄子”狱中写下诀别书

      1934年10月,中央红军主力出发长征,刘伯坚奉命留在中央苏区坚持革命斗争,任赣南军区政治部主任,为主力红军战略转移做了大量准备和牵制工作。主力红军撤离中央苏区后,国民党军队向各革命根据地腹地发动进攻。苏区斗争越来越艰苦,留守红军的游击战争是艰苦卓绝,九死一生。

      1935年3月4日,这位早年曾留学苏联、在冯玉祥西北军中享有“军中骄子”之誉的红军高级指挥员,在率部突围时左腿中弹不幸被捕。刘伯坚在大庾监狱和绥署候审室被关押了12天。他写给妻子的遗书便是在狱中写就。

      1935年3月21日,刘伯坚高呼“共产党万岁!”英勇就义,时年40岁。

      为追求革命事业不惜离别骨肉

      刘伯坚夫妇为革命倾尽所有,甚至自己的骨肉至亲。1927年4月,刘伯坚第一次从苏联留学回国后与王叔振结为伉俪,先后育有三子。大儿子虎生出生后,由于工作需要,在夫妇俩前往中央苏区前,把虎生托付给舅嫂梁凤笙带回西安抚养。离别的那一刻,便是他们此生相见的最后一面。二儿子刘豹生出生在中央苏区,1935年二月被寄养到江西瑞金武阳围的一位船户手中,为掩人耳目,还特地改名为邹发生。年幼的豹生不懂得爹妈为什么宁要革命,也不要他跟在身边,无知的时期更是埋怨刘伯坚的狠心。最小的儿子熊生仅仅在父母身边待了40多天,便送去闽西连城县一位农民家抚养,并与黄家签下契约,此后熊生便在黄家承前启后。送走熊生后,在闽西苏区工作的王叔振给刘伯坚写去这样一封信:

      毅伯:

      你说过的为着革命,我们是什么都可以牺牲的。我忍着极大的痛苦,含着眼泪,把熊儿送人了……

      妻 叔振

      刘熊生没有感受过多少父母温暖的怀抱,没有看清过父母充满爱意的脸庞,甚至直到1965年才得知自己的身份。虎、豹、熊三兄弟,自来到人世,便天各一方。1979年5月,在刘伯坚、王叔振双双牺牲44年后,他们三个儿子在北京才再次相聚。

      生是为中国,死是为中国

      刘伯坚在狱中也曾给兄嫂写过一封遗书,遗书中这样写道:“弟备牺牲,生是为中国,死是为中国,一切听之而已”。在这封家信中他还特别叮咛亲友们不要将他被捕之事告诉曾经的“友人”——原西北军高级将领冯玉祥、邓宝珊以及国民党上层人士于右任等人,更不要请他们出面营救,主要原因在于,他深知自己“与他们走的道路不同”,不愿“丧失革命者的人格”。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刘伯坚保持了共产党人崇高的革命气节,表露出“决定一死以殉主义,并为中国民族解放流血”的决心。“生是为中国,死是为中国”,是刘伯坚的墓志铭,更是刘伯坚对自己短暂一生最好的总结。
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87
  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